在殺了兩個醫師祭旗之後呢?

這次仁愛醫院的人球案,其實應該在兩天前,林醫師承認自己沒有下去看病人的那一刻就結束了。而邱小妹妹的病情,老實說,前幾天放出去給媒體的好消息在我們看來並不是什麼決定性好轉的跡象,反而是這類病人中間所走過必經的路程,如果沒有出現什麼奇蹟,大概有99%以上的機會會是最糟的結果。

好吧,那究竟我們在這場號稱是台灣版的『白色巨塔』的劇中,到底看出了什麼?以敝人淺薄的眼光來看,不外是豺狼般嗜血的媒體、禿鷹般分食的政客以及整個失焦模糊的焦點。

先說失焦的焦點好了。從整個人球案開始,可以看到報導的篇幅就很少放在為何會發生這類的家暴案件,要如何預防,這直到今天我看報紙的時候才有報導開始寫,我想原因不外乎前面我所說的,林致男醫師已經沒有什麼好炒作的了,所以才開始回到正題。另外,這個施暴的老爹好像蠻失敗的,在這整個事件當中,似乎淪落到一個比配角還不如的地位,他可是施暴者啊!在我的感覺,就好像一個殺人犯殺了人,可是媒體卻把焦點放在互相推諉責任、不願接案的檢察官一樣可笑(僅是個人比喻,比喻失當還請各位海涵)。

關於豺狼般嗜血的媒體,這就不用我多說了。只要我們那些所謂上面的人,把仁愛醫院這兩個醫師肉塊丟到他們面前,彼此互相撕咬的慘烈情況是有目共睹的,簡直是都要把這兩個人的祖宗八代都抄了出來,同樣的新聞,在新聞台上二十四小時播放,他們瞬間就成了全國的名人。我想,就算他們以後要重新做人也不大容易了,走到哪兒都會有人認得,也不用在祖宗面前發誓再也不當醫師了,因為已經沒人敢給他們看病了嘛!

而至於政客們-擁張派與倒張派,更是藉此機會明爭暗鬥,想藉此獲得各項利益,並且藉機可以打壓政敵,還可以一臉正派的說是為民喉舌,看了就令人嘔心。

罵了這麼多,心情總算是爽快了點。我必須說,仁愛醫院的醫師的確是不對,所以我才會說當他承認沒下去看病人的時候,一切都結束了,就算醫界想要迴護、替他說好話都沒有用了。可是到底是什麼原因才會這樣,歸根究底還是一句話:『制度殺人』

首先是當天EOC的問題,其實EOC根據我的瞭解是沒有權力去問非相關科系的床位的,也就是說他們只能問神經外科的床位,他們會先從電腦裡查閱之前登錄床位的情況,然後再打電話詢問確認。也就是說,翻開當天通聯記錄(我記得有報紙有登出來),都是詢問神經外科加護病房有無空床,至於說要不要跟其他科借床(如小兒科加護病房)就是各醫院自行判斷了。這點我聽說急診醫學科目前有在檢討,要改變EOC問床的方式,應該是會有成效才對。

第二點就是健保的問題了,這個我不用講大家也知道醫生們其實私底下對於健保對醫師的剝削ㄍㄧㄠˇ的要死,而且在總額給付的情形下,多做多賠。是不是因為這樣的考量,加上本來就沒床,所以總醫師才想都沒想就決定把她轉走,這我就不清楚了。可是,如果是有利益的話,怎麼這個人球從仁愛醫院丟出來的時候,沒有引起大家爭奪的盛況呢?是不是健保這十幾年下來對大家的思維造成了質變,值得討論。

再來就是人力缺的問題了。報紙上寫說林致男醫師一個月要值十五班,我想換了是哪一個人,值完十五班之後大概就會覺得無力了,你腦中唯一的想法就會是想好好休假然後睡個痛快。更何況外科醫師們還要進開刀房從事耗費心力的開刀工作。開腦可不是像開個盲腸那樣簡單的小手術,他們要碰的是比豆腐還軟的腦組織、比頭髮還細的腦神經。好吧,在這種隔天就值班的恍惚精神狀況下,你敢給他開刀嗎?如果你是他,在這種睡眠嚴重不足情形下你會想起來幫她開刀嗎?不要跟我說什麼視病猶親,不要說什麼醫界大老強調的醫師誓言,我都快要過勞死了,我都不能好好執行我的醫師工作了,這樣勉強自己難道對病患會有任何的好處嗎?醫師又不是鐵打的,就像白色巨塔裡面說的:『醫師不是神!』

這其中還有一些很奇怪的地方。像這種這麼trouble的case收進來,大半夜要幫她開刀,而且就明明沒床了,當然第一個反應是會把她轉走,因為台北這麼多大醫院,應該一定會有醫院可以收留她吧!誰知到居然都沒有!而且居然有人白目到(原諒我用這種粗話)會把她轉到台中去而且沒通知神經外科醫師!好吧!我們的上級說可以加床,這是去餐廳吃飯可以隨便加飯不加價的喔?那麼那些一間一間接著開的大醫院是做什麼的?床位幾千幾百床,怎麼不叫他麼挪挪床出來,他們從健保拿了這麼多錢,多出點力也是應該的吧?總之,這中間聯繫上出了問題以及事後官僚令人發噱的想法,才是我們需要正視的。

在殺了兩個醫師祭旗之後呢?我們是不是該有些反省?『白色巨塔』裡面固然出了問題,但是巨塔之外所衍生出來的問題卻是更多。只盼我們的社會能用更公正、更開放的態度來看待及檢討這整件事情,下一次,也許下一個邱小妹妹在事發之前就被及時的阻止了。

(以上言論謹代表個人一偏之見(因為我的Blog就叫做以管窺天嘛!),如果您不苟同,就請您當作是垃圾視而不見吧!)

----------------------------------------------------------------------------------
後記:
有些心得是在寫完之後,自己再看一遍的時候所冒出來的,也不知道要安插在文章的哪裡,就寫在這兒吧!

1. 看來醫生這個行業似乎是夕陽餘暉,沒什麼大不了的了。只要是碰到跟人命有關的,最好大家皮都繃緊一點,以免三不五時就會吃上官司。我最近一直在想,到底什麼職業既有權力,又很少受人責備、甚至是吃上官司。本來我以為是政客,但是最近也抓得緊了,有些做得太過火的最後也是判了刑坐牢,不過,我最近終於知道什麼最好了,那就是記者!姑且不要看這次媒體們是如何凌遲這兩位醫師的,我們平常各大小醫院,只要有病人或家屬是記者的,我們都會奔相走告,小心提防。而且,這些記者們就算報錯了,大不了道歉了事,又不會死人,了不起來個毀謗名譽的官司,最後多以和解收場,您說,還有比這個更好的職業嗎?

2. 第二點跟前面這個心得有關。奉勸即將考大學的年輕人以及天下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父母,醫師這個行業已經沒那麼好啦!高薪高地位的時代,已經隨風而逝了,醫生現在也不過是個高級工人。不過,如果您希望您的小孩未來有上法庭的一天,這倒是一個蠻值得投資的行業。想要賺大錢的,多用用你的頭腦吧!醫生這個工作已經不是高收入的保證了,相對的,你可是要付出多少青春以及心血在裡面。如果沒有對救人有熱誠、禁得起恩將仇報的打擊的人,千萬不要進來的好!

3. 對於這件事發生了之後,一些高高在上的醫界大老們的態度,我是有些微詞啦!或許以前這些大老們兢兢業業在醫界努力,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和成就,但是請不要用這麼苛烈的態度去看待每一個人,不是每一個人都要做到你們所謂的一百分。那些言必稱醫學倫理、出了幾本唱高調的書的人,是不是也能落入凡間看一看這些可憐的小醫師。而且,醫學倫理絕對不是憑著你們幾本書、幾堂課就可以建立起來的,那是一種態度、一種責任,沒有這些體會的人是你說破嘴也沒有用的!當然,他們大概不會有機會看到這些,或許看到了,也只會投以不屑的眼光罷了。也許,這就是代溝的一種吧!

4. 最後一點,就是關於『視病猶親』這一點--這可能也是會讓大家覺得我這篇後記中最不能讓大家接受的一點,就是我覺得那根本是不可能的!或許,你只有叫『墨家』的人來當醫生才有可能吧!他們不是提倡『兼愛』嗎?這和我們正統的儒家思想『愛有等差』正好是相抵觸的!這樣你叫我們這些接受『正統』文化思想的人,如何去『視病猶親』呢?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好了,如果你的家人和一個陌生人需要救援,你會先救哪一個?我想99%會救自己的家人,這是相當正常的。所以,我覺得我們對『視病猶親』的定義應該是:在我們能力所及的範圍,盡力為病人安排妥善而適當的醫療。而不是為了救病人的性命,不計一切代價也要做到,那是家屬分內的事情。所以我覺得當天決定轉診的決定應該是正確的,只是那個顢頇的制度以及將病人轉去台中的那個人,才是造成最糟結果的原因。

全站熱搜

georg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